新闻中心 News

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基因编辑婴儿?我们坚决抵制!

来源 :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11-30 浏览 :

1126日下午,一则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新闻引发了各界的关注。

南方科技大学的生物学家贺建奎在香港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宣称,他的实验室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在至少七对夫妇的受精卵上修改了一个名叫CCR5的基因。并且,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贺建奎表示,这对双胞胎的CCR5基因经过修改之后,能够使她们具备对艾滋病的天然免疫力。

 

人类史上第一例和第二例基因编辑婴儿,在我们毫无精神准备的情况下从天而降。虽然此消息貌似是人类基因治疗进程中的一大跳跃,可我们却无法对这一新闻觉得欢欣鼓舞,更多的是对这一技术在人类身上的唐突应用感到震惊和担忧!

1543560310.png

 

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虽然长期致力于大动物犬的研究,尤其是动物克隆、基因编辑疾病模型犬的制备及犬类基因治疗等相关研究。但我们认为是否真正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疾病的治疗是一件非常严肃的决策,是需要繁杂的实验研究和确凿的数据来支撑的。

贸然将这项充满未知风险的技术应用在人类个体身上,不光是不科学的,更是不道德的,是对人类尊严和科学精神的践踏,甚至意味着对人类物种的一种恣意审判!

 

首先需要说明,通过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病并不是什么新鲜主意。

我们知道,艾滋病的发病原因,是一种叫做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简称HIV——的感染。

HIV是一种能够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它可以精确地识别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入侵并且大量破坏,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最终可能会死于严重的感染。

HIV之所以能够非常精确的瞄准CD4T淋巴细胞,是因为在这些淋巴细胞表面,有一个天然的分子路标被HIV偷偷利用。而这个分子路标就是由CCR5基因生产的。

简而言之,HIV的入侵路径就是通过识别由CCR5基因生产的分子路标,准确的攻击路标载体CD4T淋巴细胞,由此摧毁整个人体免疫系统。

反过来说,如果人体当中天生没有CCR5基因,不能生产分子路标,那么HIV病毒就找不到CD4T淋巴细胞,无法对人体免疫系统造成伤害,是不是人体就能天然对艾滋病毒免疫呢?

事实上的确如此。在人类世界里,有1%的北欧后裔体内,CCR5基因天生带有缺陷,这些人从来不需要担心艾滋病的问题。这个人类世界里天然存在的艾滋病防御武器,自然给许多医生和科学家提供了更多对抗艾滋病的思路。

比如说,在著名的柏林病人的案例中,同时患上了艾滋病和白血病的美国人蒂莫西··布朗就接受了来自CCR5基因缺陷人群的骨髓移植,没想到他的白血病和艾滋病竟然被同时治好了!

几年前,美国圣加蒙公司还在研究通过一项编辑基因的技术,人为的破坏掉艾滋病人体内的CCR5基因。他们确实也发现,这些病人体内的病毒水平明显降低了。

由此可见,破坏CCR5基因,的确可能是一种治疗艾滋病有效且相对安全的新思路。

 

然而治疗和预防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受精卵的母亲并不是艾滋病患者,他的父亲虽然是艾滋病携带者,但是在长期的治疗后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在这种情况下,母亲只需要在孕期注意防护措施,孩子100%不会受到艾滋病的感染。即使是艾滋病母亲生的孩子,使用目前已经很成熟的阻断疗法,孩子也有99%的可能不会被艾滋病感染。等孩子成年以后,只要注意防护措施,他感染艾滋病的风险是完全可控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不幸感染了艾滋病,以目前的治疗手段,艾滋病也已经得到了良好的控制。

 

 

也就是说,在完全可以预防的情况下,选择这种冒着极大风险进行受精卵基因改造去预防概率很小的事件的做法,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不负责任!

 

这和之前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疗艾滋病患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之前的治疗尝试里,只有患者的免疫细胞被修改了,其成效不会影响患者的生殖细胞,因此也不会影响到患者的子孙后代。即便免疫细胞基因的改写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也只需要患者本人去承担,不会遗传给后代,更不会扩散给其他人。

 

而贺建奎的所作所为,是在人类发展本源的受精卵上进行CCR5基因敲除,并且产生了婴儿。那么这些未知风险的基因,将可能进入婴儿的所有细胞——包括生殖细胞。也就是说,这一次基因编辑的结果不光会影响这几个孩子,还会传递给他们的子女,他们的子孙,将会慢慢融入整个人类群体,成为人类基因库里的一部分。也许人类需要很多年、很多代才会发现该基因产生的后果,而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我们说这些被修改的基因带有未知风险?

虽然基因编辑技术至今仍然是在蓬勃发展和快速推荐的前沿生物学技术,然而就算是目前被广泛研究和应用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也仍然有许多根深蒂固的风险没有得到解决。

虽然那些本身就含有纯合或者杂合CCR5基因突变的北欧人可以抵抗HIV病毒,但是这些特殊人群抵抗HIV的同时是否还存在其他基因还需要详细的研究。

这项技术在应用的时候难以避免所谓的脱靶效应,很容易破坏人体当中原本正常的无关基因,导致可能非常严重的、从原理上难以准确预计的遗传疾病风险。

有研究表明,CCR5基因缺陷的人群对系统性红斑狼疮、幼年期特发性关节炎、骨髓炎和类风湿关节炎有易感性,这些也间接证明CCR5基因在人体内具有重要功能。

科学家CCR5基因敲除小鼠模型时发现,CCR5缺失可引起星形胶质细胞活化、淀粉样蛋白沉积和记忆功能受损,同时CCR5基因敲除的模式动物,特别是CCR5基因敲除大动物的研究很少,还不足以支持其直接应用到人体实验。

 

当然,并不是说基因编辑技术就此打住,也不是说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疗人类疾病的手段从此束之高阁。因为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遗传疾病的治疗仍然有着不可替代的深远意义。

 

人类遗传病是由遗传物质改变引起的疾病,具有先天性、终生性和家族性的特点,病种多、发病率高。

患有遗传病的病人通常通过调节饮食,增强自身免疫力,服用减缓病症的药物来控制病情,但是这些方法均是治标不治本的,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基因组的信息,无法从根本上消除遗传病。

要想根治遗传病,必须在基因组水平上做出改变。基因编辑将是人类遗传病治疗的最终解决方案。

 

CRISP-cas9在基因编辑方面的卓越表现有目共睹,该系统可以实现靶向定位,并能有效切割基因组,借助细胞自身的修复系统实现基因编辑。科学家在此基础上不断改进,并承诺它将会给人类的医疗领域带来巨大变革。但是CRISP用于基因治疗的道路还很漫长,比如《nature medicine》杂志就有研究表明CRISP-cas9在用于矫正细胞的基因组时会引起P53的功能失调,有可能引起癌症。论文作者承认,他们的研究并不意味着CRISP-Cas9基因编辑技术是坏的或者危险的,但是人们要谨慎行事。

不管是CRISP系统还是其他基因编辑系统,在开展基因编辑治疗人类疾病之前要保证治疗效果达到最好,并且副作用最小。任何药物或者治疗方案的推行,都要有临床前数据,然后向国家药监局申报,获得临床批件,同时获得科技部伦理委员会批准,以及具体临床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才能在人身上做临床试验。

临床前数据,可以先从大量的动物模型研究开始,例如与人更接近的犬和猴子等等,特别是犬。

犬类因为与人类长期趋同进化,而且生活环境极其类似,犬患有的很多遗传病与人类的遗传病症状极为相似,同时犬也是人基因治疗临床前的常用大动物模型。

 

在《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强烈谴责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一文中的第一条指出,在医学研究中,实验动物是人类的替难者,任何新药或新的疾病防治技术都必须在严谨的动物实验中获得令人信服的效果和毒理学数据后,才可以进入临床试验。实验动物和动物模型不但是开展医学实验研究的基础科技材料,也是任何疾病防治策略应用于人体前的试金石,是保护人类免于遭受未知风险的最后一道防线,忽略了系统的、严谨的动物实验程序,任何新技术都有可能给人类带来未知的危害,草率开展人体实验是严重错误的行为。

该文中的第三条更是强调了CCR5突变将会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危害。

因此,所有涉及人的实验研究都需要有着非常严格的规范,一切都要按规则进行。

我们必须保证在获得了大量的动物实验研究之后,才可以继续进行,同时涉及临床病人的研究也不是任何实验都可以做,也要有明确的规定可为与不可为。

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绝对不会在未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的情况下,未经过大量的动物实验和数据支撑的研究中,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

本公司将坚决抵制!

我们愿与国内外同行一起,提倡科学精神,敬重生命,遵守程序,强化包括基因编辑技术在内的新技术、新产品的动物实验研究,推动基因编辑技术的完善和应用,为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保驾护航。



希诺谷克隆工厂

客服服务热线:400-616-2206

工作时间:9:00-18:00

© 2018 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33651号-1)